性惑天使漫画在线观看

性惑天使漫画在线观看 _?四川发现 | 西充肃王庙 满清名将豪格的风影(上)

"?四川发现 | 西充肃王庙 满清名将豪格的风影(上)

位于西充县西街的“肃王庙”,非常破败。蒋蓝摄。

蒋蓝 文/图

【人物名片】

爱新觉罗·豪格(1609年—1648年),清太宗皇太极之长子,母为皇太极第二任大福晋乌喇纳喇氏。满洲正蓝旗人。豪格初封为贝勒,天聪六年(1632年)七月,晋封为和硕贝勒。崇德元年(1636年)四月,晋封为和硕肃亲王,同年六月,掌管户部的事务,十二月跟随皇太极亲征朝鲜王朝。崇德三年八月,陪同多尔衮进攻明朝,翌年四月班师。崇德六年三月,被降为郡王。崇德七年七月,因为军功重新晋封为亲王。

顺治元年(1644年)四月,因为中伤多尔衮被削爵,之后跟随清军入关,清定都北京后,仍封肃亲王。顺治三年正月,被授为靖远大将军出征四川,同年十二月灭张献忠政权。顺治五年二月,凯旋回京,三月,被多尔衮构陷削爵,事后被幽禁,同年四月死于狱中,时年四十岁。顺治八年二月,顺治帝亲政之后为豪格昭雪,恢复其封爵。顺治十三年九月,追谥为肃武亲王。乾隆四十三年(1778年)正月,配享太庙。特诏改现袭爵位之显亲王,复始封王号曰肃,世袭罔替。

?四川发现 | 西充肃王庙 满清名将豪格的风影(上)

爱新觉罗·豪格

在西充县西街,与三义祠一墙之隔的肃王庙位于西街尽头,耸立着全国唯一的一座纪念肃王豪格的肃王庙。里面的大堂曾经供奉有肃王豪格的彩色塑像。他一身戎装,是满清武官的打扮,相貌堂堂,威风凛禀。据当地老人回忆,这是专为纪念豪格在多扶镇凤凰山下太阳溪边,射杀黄虎张献忠而修建的肃王庙,以供人们凭吊瞻仰。

沧桑肃王庙

94岁的守护者

西充肃王庙,原为四合院布局,坐东南向西北,占地350平方米。现存大殿建于1米高的基座上,座宽20米,深14米,周围用条石包砌,大殿为穿斗式梁架,面阔五间16米,进深3间10.4米,八架椽屋,分心柱高9.2米。梁架上有清光绪六年修建时留下的墨书题记。屋顶为重檐歇山式铺简瓦。

我判断,之所以到了光绪六年才获得清廷赐予建庙,应该是豪格十世孙爱新觉罗·善耆与慈禧的密切关系不无相关。

伴随清朝的垮台,有关清朝的礼仪迅速在民间土崩瓦解。肃王庙里的诸多设施被人拿走,房屋开始被一再切割。

抗战时期,川军中的西充籍“八百壮士”冲锋在前、奋不顾身,战斗中舍身炸日寇碉堡、炸坦克、咬着鬼子耳朵肉搏,例子数不胜数。1943年,“西充县抗敌救援会”就在肃王庙立了一块木质纪念牌,表达家乡父老对“八百壮士”的怀念。按照规定,每牺牲一个西充籍士兵,肃王庙的木质纪念牌上就用红字记下他们的名字!到1944年,纪念牌上写满了500多人的名字!可惜的是,这块纪念牌毁于上世纪60年代晚期。

1945年7月1日,西充县卫生院成立,院址就在晋城镇大西街肃王庙里,陆续改造大庙为病房,至今可以看到分割病房的木条和纸板。

1950年以后,肃王庙逐渐成为居民的大杂院,人们随意改变老建筑。目前除最后一重大殿建筑完好,另外两重已经消失。至今还有不少老年人居住于此。

今年94岁的任之俊老人和74岁的李国玉婆婆,已经在此居住多年。因为那块西充县人民政府所立的“县级文物保护单位”的红字石碑早已漫漶不清,他们只好用毛笔重新写了一遍。书法的确不佳,但有老百姓看护着,不致于被文物贩子随意盗窃。我们站在空荡荡的大殿台阶前,分行而立,中间留空,拍下一张纪念照,看上去有点像在默哀。

?四川发现 | 西充肃王庙 满清名将豪格的风影(上)

肃王庙的飞檐

大殿四周,保留着精美的斜撑木雕,多为历史故事画面,刀法细腻,木质细密。走廊上海残留着几根木栏杆,均有惟妙惟肖的寿桃雕刻。这些雕刻可见晚清时节西充县工匠的技艺。2019年7月我参加“名家看西充笔会”,西充县文广旅游局局长程芳告诉我,人民大会堂落成之际,采用了一对西充县工匠雕刻的大石狮子,一度安置于大会堂门前。

站在石板铺就的天井,看着屋檐飘垂下来的荒草,大殿的精魂似乎早已不存,只有一个梦的轮廓。噩梦与美梦具有不同的流向,让我回到现实的方式迥然不同。噩梦用冷汗与绝望让我庆幸,忠义之人的魂终于回来了,从而对家庙的拱顶产生留恋;美梦利用了虚无主义形容词不及物的特征,铺排出了一个豪华的花园,让人们陷入了无从着力、被迫就范的公式。

我慢慢在大殿徘徊,抚摸粗大的梁柱,陷入了长久的沉默。不能遗忘这一段历史,建筑遗迹一直在对抗遗忘,它们矗立着,也是现实必需的清醒剂。

?四川发现 | 西充肃王庙 满清名将豪格的风影(上)

爱新觉罗·皇太极

皇太极长子

一身军功极其孤傲

爱新觉罗·豪格(1609年-1647年),清肃武亲王,清太宗爱新觉罗·皇太极长子,母为皇太极继妃乌喇纳喇氏。

豪格为清初名将,有“虎口王”之称,皇太极长子,满族。豪格在满语里有“耳垂”的意思,朝鲜人又尊称他为“虎口”或“虎口王”,这一尊称伴随豪格的征途一路播撒。豪格率清军进入四川后,“黄虎”终于落入了“虎口”,成为了一种绝大的历史巧合。后金时他于锦州等地击败明军,封为“肃亲王”。皇太极改后金为清后,豪格随多尔衮攻锦州、朝鲜,败明宁远兵,杀明将金国凤。后围洪承畴于松山,克之,俘虏洪承畴等人,并与济尔哈朗克塔山。清兵入关时,参与平定中原,复攻陕西、四川,击杀张献忠。旋被摄政王多尔衮构陷下狱,削爵。肃王历来高傲,仍不低头,又对人扬言:“将我释放则已,如不释放,勿谓我系恋诸子也,我将诸子必以石掷杀之。”

“诸子”是指自己的儿子。这是一种报复的发泄方式!按理说,他报复的对象应当是他的仇人多尔衮,可是对多尔衮既无法报复,便发泄在他亲人诸子身上,这是一种何等可怕的心理。后来他死于狱中,时年40岁。报复总是一报还一报。多尔衮后来竟然强迫豪格的福晋(妻子)博尔济锦氏做自己的妃子,又怕此事贻笑后人,秘密布置大学士刚林在史档中不要留下痕迹。

顺治八年(1651),顺治帝亲政后,为豪格平反,重新封为“和硕肃亲王”,并立碑。顺治十三年(1656),豪格被追谥,追谥号“武”,成为清代第一个被追谥的亲王,称肃武亲王。乾隆四十三年(1778),配享太庙。

1987年,西充县县志办公室等主编《张献忠在西充》记载:光绪六年(1880),清朝廷为彰扬肃王豪格围剿张献忠以及大西军之功,在西充县城晋城镇西铁印山之下,建立了三重殿四合院的肃王庙。

?四川发现 | 西充肃王庙 满清名将豪格的风影(上)

住在肃王庙了几十年的老人,讲述他们的记忆。蒋蓝摄

叛将刘进忠

成为蛰伏的一把刀

顺治三年(1646年)深秋。天气转凉了,位于广元的朝天关一派萧瑟,唯有巴茅草挺身玉立,已经浑身凝霜,如同愁人一夜白头。这一天傍晚,有一位商人来西大军营房前禀报,希望拜见刘进忠将军。

这是汉中而来的商人严自敏。严自敏告诉他,大清已命肃王攻取四川,早晚当发汉中。刘进忠此时一筹莫展,眼前光明大亮,于是一拍即合。刘进忠带吴之茂等百余人前往汉中投靠清朝,在百丈关驿所迎接豪格。肃王率领一万人马,从汉水上游的略阳辗转而来。他显得温和,对于刘进忠的“大义之举”十分高兴,赐袍帽靴带马匹,即日留宴,并向他询问有关张献忠在四川潜号、屠民及川中形势,他逐一作了回答。

豪格问:“献忠今在何处?”

对云:“今在顺庆西充县金山铺。”

豪格又问:“速行几日到达?”

进忠云:“一千四百里,倘疾驰五昼夜可到矣。”

谁也不认识黄虎张献忠面目,何况肃王征战多年,经验丰富,他必须进一步甄别刘进忠的可信度,提出要刘进忠充当向导随军而行。刘进忠俯伏地应诺:“救民水火之师,宜速不宜缓,祈请能早临蜀地一日,多救生灵无限。”

这一血泪之言,正合肃王之意。于是翌日黎明,肃王即令部队出发,进入朝天关、广元,看到的是一片极目荒残之景,他命令部队不许入城。要求刘进忠、吴之茂以最快的速度从瓦子滩过嘉陵江。因冬水枯,阆中沙溪上游的瓦子滩窄得一脚就能踩过去。先头部队一昼夜行程达到300华里,经保宁而不停息。十一月二十六日,到达南部县。

刘进忠如何得知黄虎的大部队的目前在何处?何地?

历史学家任乃强的长篇历史小说《张献忠》对此所做的分析是合情合理的:清军“到南部地界知献忠已离顺庆,塘报久断,不知究在何处。方踟蹰进退间,恰有四方寨逃难百姓奔到南部界内,闻得清军纪律严明,秋毫无犯,遂迎降军前,指出献忠所在,愿作向导。”于是,他们马不停蹄直驱金山铺。

有学者以为这是刘进忠的“哗变”,完全不确。哗变是指武装力量的突然叛变,也用于非军事性质的反抗或攻击。哗变之哗,是喧闹、人声杂乱。刘进忠是渐次蜕变的,刘进忠是蛰伏的一把刀,拒绝了一切炫耀的闪光,至于他的选择是百炼成钢抑或回炉为铁,见仁见智。

【如果您有新闻线索,欢迎向我们报料,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。报料微信关注:ihxdsb,报料QQ:3386405712】

"

About Pitzer College

Pitzer College is a nationally top-ranked undergraduate liberal arts and sciences institution. A member of The Claremont Colleges, Pitzer offers a distinctive approach to a liberal arts education by linking intellectual inquiry with interdisciplinary studies, cultural immersion, social responsibility and community involvement. For more information, please visit si-cen.cn.

Media Contact

Office of Communications
909.621.8219
communications@pitzer.edu